久久影院

搜索

《印度合伙人》这样的超级英雄,你一定没见过


1905电影网专稿本周,一部名叫《印度合伙人》的新片成功吸引了小电君的注意。

 

海报上,一位一米八的汉子手里拿着的竟然是女生再熟悉不过的卫生巾。反差萌的画面有点美。

 

这位画风清奇的男子名叫拉克希米,只有初中文凭,来自印度南部一个观念守旧的小村庄。

 

谁也没想到,正是这位屌丝草根,发明出了物美价廉的卫生巾生产机,掀起了印度社会传统观念的变革,最终成为了“拯救”6亿女性的“护垫侠”。


 


故事是怎么开始的呢?还要从拉克希米的新婚妻子说起。

 

两人原本新婚燕尔,如胶似漆。拉克希米却发现妻子每个月总有五天要疏远自己,只能在院子里活动睡觉,连卧室都不能进。

 

这是因为印度宗教将经血视为不洁之物,女性携带它进入家门就意味着亵渎神明。

 


更可怕的是,印度女性大多缺乏基本的生理卫生常识,在经期用肮脏不堪的抹布、纸巾,甚至砂灰擦拭下体。

 

再加上羞耻感作祟,换下来的月经布也不敢在阳光下曝晒,很容易滋生妇科疾病。

 


面对丈夫的关心,妻子却说:“这是女人的事,男人不要管。”

 

但爱妻如命的拉克希米偏要管到底,“妻子都保护不了,怎么敢称自己为男人呢?”


 


他想到的最简单直接的方法是去村里的药店,买来在电视广告里看到的进口卫生巾。

 

一包55卢布的天价,他借钱才买得起。而更令他尴尬的是售货员遮遮掩掩的态度。回到家,这包充满爱的卫生巾本来让妻子满心欢喜,但一听价格,脸却一秒沉了下去。

 

每个月使用这样的天价卫生巾,意味着全家喝不起牛奶,吃不起饭。妻子勒令他退回去,这样的健康和卫生,我们消费不起。


 

原来,印度对进口卫生巾一直加收高昂的关税,全印度只有12%的女性用得起,而在男主生活的南印度农村,不到1/10的女人会选择卫生巾。

 

一根筋的拉克希米并没有就此作罢。买不起就自己做,不就是一堆棉花吗?能难到哪儿去?

 

然而,一片卫生巾的技术含量远比他想象的高得多。

 

屡次失败之后,妻子也不愿当他的试验品,“为了你的发明,我要深夜洗弄脏的纱丽,这只会给我带来更多的耻辱。”


而对女人而言,“耻辱才是最大的疾病。”


 


没办法,拉克希米只能四处求助,从成婚的姐姐到还在上学的妹妹,再到医学院的女学生,都被他“骚扰”过。

 

屡屡碰壁后,走火入魔的拉克希米竟然想到拿自己做实验,买来女性内裤,带上血泵,穿上卫生巾,招摇过市。


 


这样一来,拉克希米彻底激怒了村庄的长老。


家人也选择站在他的对立面,指责他的疯狂行为让家门蒙羞。

 

这时,他才真正意识到,比价格和技术更难以攻克的是人们心中根深蒂固的落后观念。

 

连女人自己都没有勇气为健康和尊严而战,何谈改变整个男权社会的成见?


 


为了不拖累家庭,拉克希米选择背井离乡,独自完成为妻子制作卫生巾的“梦想”。


他足足花了2年时间找到合适的材料,外加4年时间掌握生产方法。



虽然欠了一屁股外债,妻子也一度不堪重负提出离婚,但他凭着一股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倔劲儿,终于制造出了能与进口标准媲美的卫生巾机器。


拉克希米被授予国家发明大奖,登上各种报刊杂志封面,在世界各地发表演讲。


他所获得的成绩和认可也在潜移默化中影响着人们的态度和观念,那些曾经对他嗤之以鼻的乡亲也开始逐渐承认和接纳这位另类“英雄”。

 

其实,这位电影里的“护垫侠”在现实生活中也有原型,名字有点长,但却值得被记住。

 

他叫阿鲁纳恰拉姆·穆鲁加南萨姆(Arunachalam Muruganantham),被印度人称为“卫生巾之父”。


 


他发明的卫生巾生产机成本仅需950美金,而同等的进口机器价格却高达50万。

 

更可贵的是,阿鲁纳恰拉姆并没有借机出卖专利,大捞一笔,而是鼓励农村妇女团体和学校用成本价购买自己的机器,生产卫生巾分享利润。


如今,他创立的公司为印度4500个村庄提供物美价廉的卫生用品,还远销全球19个发展中国家。

 

他开辟的卫生巾产业还为百万妇女提供了体面的工作岗位和经济收入,给了她们另一种意义上的独立和尊严。


 


其实,小电君更喜欢影片原本的译名“护垫侠”,来自英文片名“Padman”的直译。

 

因为男主角实现的不仅仅是商业意义上的成功,更用那片小小的卫生巾帮助亿万女性获得健康和尊重。

 

这便是属于护垫侠的超能力。


 


而这一简单直接的片名也似乎在提醒着观众:经期不是羞于启齿的禁忌,而是再正常不过的生理现象。在提及和讨论它时,不需要任何的遮掩和羞耻感。

 

也许你会说,电影中的故事离中国太过遥远。

 

但你可能不知道,直到1982年,卫生巾才第一次被引进中国,比西方世界晚了半个世纪之多。中国人对于卫生巾的态度同样经历了从禁忌到容忍,再到接受并习以为常的过程。


那时刚刚改革开放,许多到中国访问或旅行的外国女性,惊奇地发现在中国居然找不到卫生巾。1982年,有关部门下定决心将卫生巾带入中国,从日本瑞光株式会社引进了第一条卫生巾生产线,并交给北京造纸十一厂进行生产。


然而,高昂的价格和封闭的思想让不少人望而却步。直到1985年,一则O.B.卫生巾广告的出现逐渐改变了女性对于卫生巾的认知。



那句“带给我舒适和自信”的广告语仿佛直戳在被压抑太久的中国女性心尖儿上。


人们争相购买的不仅仅是特殊时期的卫生用品,更是一种“反禁锢”的勇气,一种自信与解放的象征。

 

如今,虽然大多数中国女性已经不再为卫生巾所困扰,但现实中,限制和束缚她们的有形或无形的“枷锁”还有太多。

 

前些日子,俞敏洪在某论坛上的发言:“中国女性堕落导致整个国家的堕落”引发了网友的集体声讨。


相比之下,影片男主角在最后的演讲似乎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


“我觉得强大的男人不是国家强大的决定因素

女人强大,母亲强大,姐妹强大,国家才强大

women strong, mother strong, sister strong, then country strong”



首页  »  资讯  »  《印度合伙人》这样的超级英雄,你一定没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