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影院-九九电影-最新上映电影-免费在线电影电视剧-被窝电影

搜索

比《信条》更让人看不懂的,是克里斯托弗·诺兰

比《信条》更让人看不懂的,是克里斯托弗·诺兰


1905电影网专稿 《信条》来了。可以说,2020年影院新片的迷影文化,由诺兰重启。影迷们再次抢购零点场的电影票,顶着黑眼圈,戴着口罩,充满期待地坐在电影院里,等待诺兰带来全新的电影和相似的情怀。



意料之中,电影《信条》上映十天,即抢据五天国内上映影片社交媒体热度榜的榜首。但出乎意料的是,其中“看不看得懂”成影片最大争议。一方面有人认为《信条》“烧脑”“暗藏玄机”“值得二刷”;另一方面也有人认为“看不懂”“故弄玄虚”“导演诺兰跌下神坛”。



与此相对应的,尽管影片相关话题屡屡刷屏,票房却高开低走,呈滑梯状一路跌向颓势。有人说,关于《信条》的讨论也是“有台阶的”,说它好与不好,都需要相对专业的理由,这本身就“已经有非常高的门槛要求了”。



《今日影评》特别邀请到了中国传媒大学教师金宇轩,一起聊聊——为什么电影《信条》的高讨论度却没有换来相应的高票房?


1.


金宇轩在《今日影评》节目中指出,《信条》之所以引起观众关于“看没看懂”的争执,首要原因在于人物情感的缺失,“正是由于情感上相对薄弱,才使得观众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它逻辑相关的部分”。同时,这种人物情感不够动人导致的疏远感、隔离感,也必然成为影响票房的一大重要因素。



以诺兰此前的作品为例,《盗梦空间》里的空间折叠,《星际穿越》中宇宙黑洞的感觉都非常美妙,但真正动人的却似乎不是这些。“动人的是马修·麦康纳历经千辛万苦向女儿传递自己的情感,它是一种父女情“,金宇轩说。



而《盗梦空间》抓住观众的又是什么?“是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和死去的前妻,他的那种内心的罪责,是他能否放下”,金宇轩分析道。可以见得,这些人物都是立得非常扎实的。



而在《信条》中,除了男二号在故事结尾让观众找到了一点“士为知己者死”的原动力之外,其他人的原动力都是比较单薄的。反派主人公就是如此,因为自己寿命快到了,于是想要毁灭世界,“其实也是有点儿戏”,金宇轩评价道,“诺兰为了呈现自己心目中的奇观,让这些人物为他的奇观所服务,就会造成观众看完之后不感动,似乎就只是刚看完了一场秀”。



2.


如上文所述,观众将目光从人物本身抽离,放置于对逻辑问题的研究之上,但诺兰却似乎没打算与观众好好交流自己的叙事思路。



《信条》中的信息量特别大,但导演给信息的镜头却又特别短。比如歌剧院那场戏,有个书包上挂着小红绳的人救了男主人公,到片尾,镜头中男二号尼尔的背后有一跟红绳。此处,大多数导演会给这小红绳一特写,镜头三秒钟,观众一定会注意到,但诺兰只给了三帧,镜头一闪而过。



同时,因为信息量太大,时长难以控制,诺兰将许多场景直接跳切,“但是这实际上不是一个好的讲故事的方法,他在《蝙蝠侠:黑暗骑士》《星际穿越》中都不是用的这种方法”,金宇轩说。


在《信条》里,他玩命地加快节奏,似乎“让观众不要去想主人公为什么要去这个地方,赶紧到达目的地,到了之后直接逆行场面戏,然后再给你一个高概念,当你开始思考高概念时又开始场面戏”。



3.


曾经我们这样评价诺兰——他是唯一不会让观众失望的导演,因为他的电影几乎没有过败笔。这次的《信条》之所以走到了反面,自然离不开这一外部因素,即大家对于导演诺兰的期望太,如果失望,反而不会走进影院去看。



“近些年,观众对诺兰可能也有一些误读”,金宇轩说,“观众会认为诺兰是一位殿堂级导演,就像侯孝贤拍《刺客聂隐娘》,李安拍《双子杀手》, 某种意义上他们都是想在电影史上留下点什么”。



但真实的诺兰其实是个“大玩家”,一个喜欢玩很多不一样的东西的导演。从早期的《记忆碎片》直到《敦刻尔克》,诺兰在每部电影里呈现出来的玩法都不一样。而他立身电影界的本钱是什么?正是他对于叙事结构、时间、空间上的绝妙处理。



在《记忆碎片》里,诺兰把一个非常简单的故事处理成了一部“烧脑神片”。到《盗梦空间》,诺兰已经开始玩空间和时间的变化组合。到《敦刻尔克》,他把时空表现达到了叙事上的另一种高度。



如今,《信条》则是加强进化版《记忆碎片》。如果说迪士尼、漫威电影相当于快时尚的轻便服装,戈达尔、侯麦相当于高级定制的秀场礼服,那么,诺兰就指向着一种轻奢定位。


“艺术水平有,商业性也有,各方面也很高级”,金宇轩说,“某种意义上,大家喜欢谈论诺兰,是一个很正常的现象”。但如果对于《信条》,大家还抱持着轻奢的概念来看,就一定会哑口无言,“因为它的用料和制作,是比较高端的”。



“关于叙事技巧,当诺兰已经钻研到整个电影行业没人比他更高更深,是继续把它往晦涩里钻研,还是想办法尝试一些别的方式?这是诺兰在《信条》之后,可能需要去计划的事情”,金宇轩在《今日影评》如是说。


首页  »  资讯  »  比《信条》更让人看不懂的,是克里斯托弗·诺兰